你所在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洞头网  >  人文洞头  >  百岛刊物

洞头丧事

2015年10月16日 10:50:00来源:洞头新闻网字体:

  ■冷云笺

  舅去了。

  一大清早,大孝女还未赶到,门口已黑鸦鸦地站满了讨生意的人,搭蓬的,卖鲜花的,酒店的,搞迷信品的,打鼓的乐队的……

  唉哟我的父亲哟!……

  唉哟兄弟呀!……

  他爹啊!……

  哭声乱糟糟地连成一片,在半明半暗的天色中凄厉着,传播着。蓬头垢面的亲人早嚎得流不出泪来,顾不得鼻涕泪痕和肿胀的眼睛,一昧地顿足拍膝,恨不得在地上滚上几滚,让人忍不住地陪着掉眼泪。

  我不知道人死后为什么要躺在门板上。舅身上盖着印着经文的黄缎被,肚子上压着一捧草皮,一把扫帚斜倚在手边。香烛的烟袅袅氤氲,纸钱的灰明明灭灭。门口花篮的飘带,无声无息地随风飘了进来,又无声息地缩了回去,在微寒的黎明里,一阵阵地毛骨悚然。

  女儿想着自己的苦楚,声竭力嘶地哭喊着:父亲哟……

  父亲原本是合在一起的称谓,在人去世的时候,这个词的意义便被拆分开来,父是称呼,亲,是血脉相连的骨肉亲情,是永不相见的撕心裂肺。我爸去世的时候,长辈们一再教导要哭喊出这个名称,而我只会流泪啜泣。如今,从别人口中哭出这个称呼时,毒药一样地撕扯着我的心脏,血一点一点地入侵着这个字眼,我终于理解了这个词最原始的爱和深入骨髓的痛楚。

  哭归哭,事情终归是要继续的。糊纸先生熟练地剥开蔑条,割成长长短短的段,接头处用线缠上几缠固定了,不多时,一座楼房的框架便出来了。先生食指蘸上浆糊,中指和拇指拈起一张纸条,左手一捋,摊平,食指往上一划,复又拈起在蔑条上一粘,花花绿绿的纸便服服贴贴地粘在蔑上了。先生手没停,嘴也没闲着,边糊边和客人唠家常,高兴时,呵呵地笑上几声,不消半日一座金碧辉煌的纸房子便糊好了。四层。有正堂有偏厅,围栏走廊装饰精美,左右各有楼梯,还设有扶手。房内有桌有椅,门口站着供使唤和扫地的男女小童,眉清目秀精致极了,用针刺过花纹的金银纸片在灯光下耀得人眼花。

  这座房子是送给舅舅在阴间住的,房内摆着几个小人,背后各写着称谓和名字,这些人都是舅最亲的人。据说人在阴间有一个很强大的功能,就是把阳间烧化的房屋衣物放任意大。因此,我时常想像着舅舅在阴间是如何地衣食不愁,我的父亲同样也有一座,他们是否会常窜个门喝点小酒?空闲时是否也像阳间一样围坐在一起打打麻将?

  人死后,照例是要做个功德的,也是在世间参与的最后一出戏。一群师公穿着红红绿绿的戏服,头戴道士帽,又是念又是唱动作丰富,扮男爽情扮女扭捏,煞是好看。大致是请来天师带亡灵出地狱上天堂。这一路曲折,凶险无数,也有金山银山等美景,最终脱离苦海,前往西天。

  我们的跪是从哭灵开始的。所有人穿起重孝,孝子头上披麻,腰间别着草鞋跪在前排,我们这些外房女性只消穿上白衣,头上盖条浴巾即可。鼓乐响起,道士哭腔哭调地报出一个祖宗忌辰又“噫……”地长吸了一口气回来,哭得前俯后仰,一股子痛彻心痱欲生欲死之状。一开始摸不清道士为啥子这般伤心,略事休息时一转头对上他面无表情的脸,禁不住就傻愣了。几个无事老人坐在旁边看热闹,一边低声催促:哭,快跟着哭!儿媳哭家产,女儿哭骨亲,快哭。底下孝女本来也就伤心着,一刺激更是涕泪齐出,伊伊嘤嘤地。

  做功德最有看头的就是拔莲渡,拔莲渡大意是请来华佗把亡灵生前所有的疾病治好,脱胎换骨,来世做一个健健康康的人。一场功德做得好不好就看这一出了,一般由师公头做。

  拔莲渡必须要用左手绳,左手绳必须要男性朝反方向搓成的,搓好后不能跨,否则就不灵了。搓好的左手绳缠成一团,由孝子握着,一头穿过磨眼挂上桌脚的牛犁,悠悠荡荡地被师公头拉着。师公头右手一拍惊木,左手颤颤地拉过一段绳子,仿如被亡灵附身了般,嘶着声哭起身上的病,是如何如何地痛苦,哭得捶胸顿足,手抖抖索索地伸向天空,脚下也跌跌撞撞,整个场面都悲凄了起来。我们在底下自是不明白他到底念叨了些啥,只记得过一会儿有道士喊“好了!”我们也赶紧跟着喊“好啦!华佗帮你治好啦!”于是师公头便拿个金元宝引火把绳子点了,并把燃着的这段剪了,算是治好了一个病。如此,约一小时工夫,绳子扯完了,病也治完了,估计舅舅已是强壮如牛,健步如飞了。而我奇怪地是师公头如此嘶嚎了半天,音已暗哑,完事后立马声音宏亮,不知有何秘方。

  出殡是件大事。所有的排场无非是借死人的名头做给活人看的。传统一改再改,唯独这祭拜,延续着古老的礼仪。

  祭拜是严肃而讲究的,三张席代表古时三进落的房子,中席盖上毯子意为大门,另一说为桥,通阴。如何进门是件头疼的事,左为大,右为小,左是父,右是母,按父母的健在情况,进门也就不难了,但是父母健在掀不掀毯又成了争议。

  每个人身份不同拜法也不同。内亲由内外拜入,外亲则由内拜出。我是外甥女应该从里拜出。于是掀毯,进前席,擎香三拜。敬茶。跪拜四拜。因为尊敬就跪着退到二席,起立,揖了一礼复又跪拜四拜。再跪退外席,起立一揖,跪四拜。礼毕站起,向礼生谢礼。此为最简单的十二拜。有些较知事的晚辈,会三拜四哀,即第四拜时叩地不起示哀,直到礼生将他扶起。

  每一次祭拜时师公们都必须吹起唢呐等乐器,因着音乐辅佐,便热闹起来,拜起来也有节奏,有如演戏一般。有看师公不顺眼的,就来个一百二十拜或拜四席角,故意让师公吹得快断气,让大伙儿偷着乐。

  拜也不是随便拜的,先儿女女婿,然后内外房,嫡亲等,某些死者平辈来拜,儿子儿媳必须按身份陪拜谢礼,最后正孙拜完谓关门。一场祭拜,生生还原了古人复杂的繁褥礼节,我们曾经是如此有礼貌的国度。

  传统一直传,似乎没人知道为什么儿子女婿拜完要从桌底下爬出,女儿拜完要一直爬,从棺下钻出。早时没有火化,棺内虽然铺上厚厚的黑炭,有些棺下依然有湿湿的东西渗出,人爬过去,总是心惊胆战的。

  等所有人祭拜完毕后,一支送葬队伍跟在引路的火把后面浩浩荡荡地出发了。舅舅,这世界再也没你份了,过年过节记得回家吃祭祀领金银啊……

关键词:

编辑: 钱飞琴

洞头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洞头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,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,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洞头新闻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致电,联系电话:0577-634300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