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州
您当前的位置 : 洞头网   ->   人文洞头   ->   文学沙龙 -->正文
今日洞头
洞头网视
洞头图文
阅读排行
雪落油灯暖
2021年01月14日 15:47:41来源:洞头新闻网
核心提示:

  文/宫凤华

  汪曾祺回忆家乡的灯火:“天冷了,堂屋里上了槅子……上了槅子,显得严紧、安适,好像生活中多了一层保护。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。”读之,一缕乡愁袅娜升腾,旧时光,年画一样清新、熨帖。

  老屋的煤油灯,站在古朴的岁月里,如一首哀怨深沉的歌,总在宁谧的夜晚,萦纡在我的心头。

  做煤油灯是我们的绝活。先找来废弃的药瓶子和牙膏壳,制作灯身和灯头,而后用旧报纸捻成柱状做灯芯,再用薄铅皮拧成灯把儿,做成的煤油灯朴素小巧,令人啧啧称赞!天黑定,小心翼翼地划着火柴,点亮油灯。灯光映红了母亲写满沧桑的脸,也照亮了土墼垒墙、麦秸苫顶的简陋而温馨的茅草屋。微弱的灯光,氤氲一室,幽微出一种神秘的氛围。

  青霜寒夜,乡村的夜空清晰、高远而辽阔。远处传来零星缥缈的犬吠声,煤油灯驱散了一屋子的黑暗。灯花摇动,油烟袅袅。有时灯芯上结出灯花,如荠菜花瓣,红艳灼目。我和妹妹伏在油灯下做功课、看小人书。父亲也就着油灯备课、改作业。妹妹很认真地折着纸青蛙、纸鸽子,我贪婪地翻看着古旧的连环画,心头的懵懂和阴霾被一点点照亮。

  冬日有闲读书,如沐暖阳,如抱暖炉,为灵魂增温。雪花忘情地旋转、翻飞,轻盈委地,挤挨、拥抱,发出格格的脆笑,覆盖世间纷扰和沟壑。

  在煤油灯下,我看腻了小人书,就去啃父亲书柜里的大部头。我在油灯下受到了民间文学的熏陶,养成了敏感多思、内向自省的品性。温暖的的亲情、恬淡的生活,温馨的田园,如一抹清远的月色,悬挂在我的心灵深处。

  小院里月光清如溪水,静似画布,瓦屋和枯树闲适安逸地镶嵌在画布上。青霜平添一份柔和,显得寂寥而悱恻。我们在苦楝树下玩着古朴游戏。祖父倚着树干在木格子窗下边讲古边编竹筐、搓草绳。我们蹲在地上,支颐凝听,渐渐走进程咬金、薛仁贵等人的故事里。月光下的苦楝树如一位慈祥的老者,默默地呵护、关注着我们。

  朔风呼啸的冬夜,雪花簌簌而下,柔若无骨,决绝清冽,世间万物绣满琼花,绣满苍凉。灯光下,母亲的身影投射在斑驳的泥墙上,侧面曲线令人联想起古希腊的雕像。她一手握着硬邦邦的棉鞋底,一手用穿针拉着长长的棉线,随着“哧溜哧溜”的声响,鞋底便多了一个个针脚儿。在寂静的冬夜,那吱吱声极富韵律,仿佛低吟一首儿歌,伴着晃悠悠的摇篮让你沉沉入睡;仿佛是毕剥作响的一炉旺火,让你驱除寒气,感受到亲情的温暖。

  在煤油灯下,我一有闲暇就拿起竹笛,吹奏一曲。幽幽笛声,贴着河面徐徐飘来,清纯,空旷,似晚风穿越松林,似端庄少妇妆楼颙望,拂得人内心清凉,唯美忧伤。

  现在的灯具新颖别致,煤油灯却如母亲羞赧的首饰匣子,锁着幽梦,湮没在旧时光里。“寒雪里,烹茶扫雪,一碗读书灯”的温馨画面,如一轴高古宋画在脑海里徐徐展开。尽管世事纷扰,白驹过隙,煤油灯却如美丽的“舞者”,依然闪烁在我的心灵深处,照亮人生的梦想,照亮绵绵的乡愁。

关键词:

编辑:陈莉莉

洞头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洞头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,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,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洞头新闻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致电,联系电话:0577-634300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