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洞头网  ->  人文洞头  ->  印象洞头  -> 正文

那条路

2020年07月31日 08:40:59来源:洞头新闻网

  洞头区城关小学602班王子齐

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外手掌大小的葡萄叶,斑驳地倾洒过来。我迷迷糊糊地从床上下来,站在窗前,暖阳拂面,伸了个懒腰,又抖了抖身子,残余的睡意一扫而光。我看了眼时间,还早。于是,我利索地穿上衬衫,带上枕头下的20块钱,轻轻悄悄地带上门,踏上了这条亲切的小路。

  粗糙的石板上铺了一层薄薄的晨露,就像一层轻盈的纱衣。石隙中挤出来的小草上,也沾满了露水,被压得抬不起头。顺着房子间的小路东弯西拐,忽然眼前豁然开朗,一条又宽又长的柏油马路,似乎还被笼在晨曦里,惺忪着睡眼,三两个早练的人不紧不慢地走着。大路两旁是等距的云杉,小小的绿叶簇拥在一起,漾起朵朵绿色的涟漪。

  一路走来,平日里热闹的店铺此刻门窗紧闭。走上一段小斜坡,在半山腰的地方,是一家面积不大的包子铺,一缕缕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气,正袅袅飘来,满带着第一笼包子所独有的迷人气息。我连忙跑上前去,还没开口,卖包子的姐姐便心领神会,冲我笑了笑,说道:“三个包子,三份豆浆,对不对?”我点了点头,她又嫣然一笑,转过头,用娴熟的手法套起三个还冒着热气的包子,又塞进了三瓶豆浆进去,把袋子递给我。我一手接过袋子,一手将钱给她。她撩起头发,很认真地跟我算起了账:包子3元,豆浆3元,一共6元。姐姐抬起头,将钱找给我,满脸宠溺。

  我害羞地接过钱,道了声“谢谢”,就向着山顶走去。山顶周边竖立着鳞次栉比的住房。我轻车熟路地拐进两间房子中间的小巷子里,便听到了几声响亮的狗吠声。几只粉嘟嘟的小狗崽踉踉跄跄地跑过来,用头蹭我的腿,我蹲下身子,拍了拍它们毛茸茸的小脑袋,不禁咧开嘴笑了起来。我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包子,用手撕成几片扔在地上,它们便迫不及待地冲上前去吃了起来。我被它们头挤着头,抢包子吃得萌哒哒的样子逗笑了,于是嗔怪道:“慢点吃,别争,够吃的哈。”说完,我便拐出了小巷,还时不时地转过头,看看小狗崽们有没有走开。

  我沿着马路继续走,在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三岔路口,来往的车不多。我向右走去,转角处有家古色古香的中药店,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中药特有的味道。

  走个约摸300米,看到一座小木桥,桥下流过一条潺潺的小河。河水很浅,只及我的膝盖,却十分清澈,摸上去冰冰的。水流得也很慢,只有缓缓的微波拂过,还可以看见几条小灰鱼。两岸的鹅卵石被流水淘到十分光滑,如一颗颗鸡蛋。这条河是我快乐的源泉,我总是可以从中找到许多乐子:一会定住不动,又突然猛地一扑,抓小鱼个措手不及;一会捡起一块石头,用力向水中扔去,看它在水中炸开,溅起朵朵浪花;一会静静地坐着,盯着忽上忽下的水面发呆。一段河流滋润了山坡,如父母的陪伴润物无声于我的成长,悄然无声。时间正以河水般悄悄地流逝,太阳不知不觉已爬上了我的头顶。

  我赶忙按原路返回。街道上多了许多过往的车辆与行人,店铺也大都开张了,变得喧嚣了许多,汽车的鸣笛声和人们的话语声充斥在我的耳边。我加快速度,不愿再停留片刻,不久便来到了我的家门口。我蹑手蹑脚地打开门,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,轻轻踮起脚尖,偷偷地上了楼。我打开一道门缝往里看,父母都还昏昏沉沉地睡着。我把袋子放在桌子上,回到自己的房间,一个翻身躺进被窝,里面还存留着昨夜的余温。

  这个月底,我家的老房子将卖了,这条留下我童年成长印迹的、铺撒着我以年幼方式表达对父母亲的感恩的小路,将不再日日经过了。我的一生,将会有很多的路要走,或曲折或平坦,因为这条童年里有暖色调的路,我的人生路会走得更加从容坚定优雅。我也将从这条路开始,带着父母的期望,将走向更远的求学之路,走向远方……

  指导师:施立松

关键词:

编辑: 陈莉莉

洞头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洞头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,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,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洞头新闻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致电,联系电话:0577-63430005

今日洞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