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州
您当前的位置 : 洞头网   ->   人文洞头   ->   文学沙龙 -->正文
今日洞头
洞头网视
洞头图文
阅读排行
那晚的电话铃声
2020年09月10日 15:49:05来源:洞头新闻网
核心提示:

  文/邱克峰

  教了一辈子书,进入古稀之年,一生没啥大收获;只赢得了一个“光辉”的称号——“老师”。这是我一生最满意、最无愧、最值得自豪的称呼。四十多年的教学生涯,虽没“桃李满天下”,但学生也不少,粗略掐算,“四世同堂”概数不大,但“三世同堂”是略略有余。

  曾记得,有一年教师节前夕,那时我还没手机,家中只有一部单位分配安装的座机电话。那晚,我一连接了三代人电话。当时我正打了长途电话给缙云,我初中时美术老师钭保山先生,祝他教师节快乐。

  打完电话刚放下,电话铃又响了,一接是时任县教育局局长的叶局长,他原是我早年参加工作的第一届学生。我听到他说:“老师,祝您教师节快乐!”我忙说:“叶局长,您客气了,您现在是局长,怎劳您给我打电话祝福,不好意思。”他马上回答:“应该的,您是我的老师,我是您学生啊!”我听后很感动。

  不久电话铃又响了,一听,是我同校的一位黄副校长。他也是我的第一届学生,平时由于天天在同单位见面,一直没打过电话,那晚他也打电话来祝我“教师节快乐!”我很是高兴。

  接完上面的电话,我刚坐下,电话铃又响了。一接是当时在校的学生们打来的,听得出旁边好几个人,有男生有女生,叽叽喳喳的,然后齐声喊:“邱老师,祝您教师节快乐!耶!”一群淘气可爱的学生。他们既是我当时任教的学生,也是上面我原学生黄副校长的学生,按辈分排列可算第三代了。

  如果那晚把我的老师算为第一代,我为第二代,叶、黄两位领导为第三代,当时在校学生为第四代。那当晚同一个电话就演绎了“四代同机”祝福“教师节”的可喜场面。这在当时通讯落后的年代实属罕见。

  我一直没忘那晚的电话铃声。

关键词:

编辑:翁蓓蕾

洞头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洞头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,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,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洞头新闻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致电,联系电话:0577-634300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