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洞头网 > 人文洞头 > 洞头概览

小县办大事 创业谱新篇(下)

——造福子孙后代的洞头五岛连桥工程
2014年04月16日 14:56:15来源:洞头新闻网字体:


县人大通过五岛连桥工程建设。


北乡中小学校为工程捐款。


郑生华夫妇向工程捐款。


胡松玉为工程捐献婚戒。

  敢于担当的抉择

  接任的以陈宏峰为书记的县委县府领导班子肩上。

  陈宏峰,担任过金温铁道开发有限公司工程部负责人,市交通委员会副主任兼瓯江二桥工程副指挥,熟悉交通工程建设。他于1995年1月调来洞头。为了使五岛连桥、半岛工程早日上马,他和县委县府一班人付出了艰辛的努力。

  按照专家和一些领导原先的设想,半岛工程建设应先建设浅滩工程,以浅滩工程完成后的土地作为投资方的补偿,再来建设灵昆大桥和洞头五岛连桥工程,这样对洞头最有利。可是,现在省市暂不投入,外商也不投资,坐着等,等到什么时候?我们不能坐等!陈宏峰书记和班子成员决定,先建设本县境内的五岛相连工程,“以内促外”,促进整个半岛工程的尽快实施。以现在的眼光来看,这个决策有远见,有胆魄,敢担当,是成功之举。但在当时,这一抉择,是何等沉重,何其艰难!

  一、筹资困难。五岛相连工程最早估算的静态投资是1.36亿(完工后投资总计约3亿),那时洞头的财政是“吃饭加补贴”,1995年财政收入仅3660万元,是工程所需资金的一个零头。全县财政负担的人员约3000多人。即使这些人不发一块钱工资,不用一分钱办公费,要积攒4年才够造这几座桥。资金差距是如此之大!

  二、技术风险。在大海中造桥,地质复杂,技术性强,风狂浪险,不但施工困难,就是监理、管理都很难,全县这方面的人才严重缺乏。在这之前,洞头建过的桥是胜利岙的胜利桥,才不过几十米长。更为难堪的是,县里连做这方面标书的技术人员都没有。

  三、政治压力。对洞头领导班子的这一决策,省市有的领导,还有市里有的业务部门并不看好。省里有个领导到洞头考察,听了汇报后提出批评:洞头是海岛县,你们不把精力放在发展渔业生产上,搞什么建桥铺路,这是短期行为!还有,当时对建桥的先后也有不同意见。有专家提出,先建三盘大桥,以后如果有钱,其他桥继续建;如果没钱,其他桥不再建也没太大影响,这是给自己留后路的保全之计。可是,洞头领导班子却提出,先建深门大桥。为什么?这座桥投资少,见效快;桥又在洞头和温州必经航道之上,大家进出温州都能看到,能鼓舞人心;更重要的是,这座桥位处七座桥的中段,它建好了,前后连接的几座桥只能接着建,总不能让它前后不相接,成为断头路,孤零零地晒太阳吧。这个方案,显现了洞头领导班子的决心,是壮士断腕,自堵退路啊!可是个别领导不这样看,说是在交通必经航道之上建桥,是搞政绩工程,就是为了让上级领导看嘛。

  面对经济、技术、政治的重重压力,工程是上还是不上?陈宏峰和县委县府一班人敢于担当、知难而上。1995年4月,陈宏峰邀请在温州大桥建设时认识的交通部(西安)方舟规划设计院的专家,踏勘线路,摸清连桥工程的地理资料,9月份拿出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。经评审,在12月召开的县委全委会上通过。紧接着,县委把这一重大事项交给县人民代表审议决定。三个月后,即1996年3月24日,县九届人大四次会议召开,出席大会的243名代表经过审议,一致认为,这个工程一定要上!全体通过了《关于兴建洞头县五岛相连工程的决议》。人大代表集中了全县人民的意志,支持县委这一义无反顾的决策,决心自力更生,举全县之力,抓好这一工程。

  县委做决策,人大作决议,工程就要上马,可是建桥的经费问题摆在了领导们的面前。

  那时的经费确实困难。建设第一座桥深门大桥,中标数627万,可一开始指挥部只筹到200万。陈宏峰书记带人专程赶到市政府,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跑,一遍又一遍地沟通,终于争取到了部分资金。深门大桥是所有的桥最早开工的,要搞一个开工仪式,没有钱啊,只得先向县财政暂借了资金,这样,深门大桥才如期开工。

  探索稳定的融资渠道,县委县政府大胆创新融资模式,广拓筹资渠道。

  一是多种方法融资。经过努力争取,1997年,省物价、财政部门批复,在从温州到洞头的海上客运航线,征收每人次8元的码头建设基金,从1997年10月开始到半岛工程竣工通车后停收,这一项就筹集近千万元。为了能争取到这个政策,工程指挥部的人从市里到省里,来来回回跑了40多趟。另外,交通部门通过出租车、班车营运线路的竞投,收入了900多万,用于五岛连桥工程。再就是银行贷款,市土地储备中心和建设银行大力支持,用洞头燕子山的土地做抵押,贷款3000万。这种融资方法,在当时是相当有创新精神的。

  二是发动群众捐资。工程开工不久,县人大开展代表视察,得知建桥资金遇到困难,那时离大桥开工已一年多。1998年3月23日,县十届人大一次会议召开,代表们纷纷提出提案,要求发动群众,为五岛连桥工程集资。根据代表的意愿,大会作出《关于自力更生,艰苦创业,集资投劳建设五岛相连工程的决议》,动员全县力量,出钱出力,把工程做好。这一决议对缓解工程的资金困难,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群众捐资,不仅筹集了一部分资金,更重要的展示了洞头人民自力更生、小县办大事的创业精神。

  贴近民心的德政

  五岛连桥工程是为洞头子孙后代造福的工程,被干部、群众称为“民心工程”“德政工程”。

  为了这个德政工程,县委、县政府几任主要领导一以贯之,全力抓好。建桥的五年半,历经三任书记、四任县长。书记分别是陈宏峰、冯志礼、林东勇;县长分别是姜嘉锋、冯志礼、林东勇、任玉明。其中担任过工程指挥部总指挥的,有林东勇、任玉明、县委副书记杨速辉。他们一任接一任,持之以恒,从宏观决策,到具体部署,直到工地现场,无不亲力亲为,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困难。

  为了这个德政工程,工程指挥部人员作出了无悔的奉献。指挥部的常务副指挥陈后生、副指挥黄正荣、蔡国华、郑德思,一心扑在工程建设上。兼职副指挥叶永辉、苏文龙、许曹景、唐贤如等,也出色完成各自分管的工作任务。指挥部很多工作人员是借用的,还有退休后贡献余热的。他们工作超负荷,放弃休息日、节假日,坚守工地。对自身要求严正,对工程质量要求严格。对自身要求严正,重视廉政建设,讲一个小例子。当时指挥部经费困难,没有办公楼,是借用建设银行的;没有车,指挥部的人到温州相关部门送材料,讨钱,舍不得坐出租车,就请温州有摩托车的朋友帮忙,让朋友骑车带着去办事。对工程质量要求严格:三盘大桥桥墩灌注需要优质粘土泥浆,经过反复试验、比较,最后不远万里,从江西景德镇运来了粘土。窄门桥、浅门桥曾出现墩柱偏位,桥面板厚度达不到设计要求,虽然设计验算可以投用,也可采取相应补救措施,但指挥部还是狠下决心,责成施工单位把已浇好了的墩柱和面板炸掉,重新浇筑。洞头大桥是五岛连桥工程的控制性工程,指挥部对施工质量的要求把握得更加严,最后,128米跨径连续钢构合龙时,合龙段两端高差仅为1毫米,精确度为规定值的20倍。当时县委提出要求:“建成一个工程,锻炼一种精神,培养一支队伍。”3个亿的大工程,工程质量优秀,指挥部人员完身而退,他们中的不少人,后来被委以重任。事实证明,县委这个要求达到了。

  为了这个德政工程,施工单位付出了艰辛的努力。工程中标的是四川路桥集团。他们远离家乡、远离亲人,在洞头坚持了5年,他们中,有的为建桥推迟婚礼,有的家人重病没有回去。三盘大桥因地层问题工期延误,公司增加负担200多万元,工人连续6个月没拿到工资,毫无怨言。他们说是,我们亏钱绝不亏精神,一定要保质保量完成建桥任务。当时的县委书记冯志礼看了登载这件事的简报,写了一段批示:“不亏精神,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,怎样的志气啊!看了这期简报,很受教育。这是思想教育很好的典型材料。有了这种精神,我们洞头的事业一定更加迅速发展。”

  为了这个德政工程,全县人民不仅衷心拥护,自发捐款,而且在正常处理上顾全大局,为建桥作贡献。

  工程指挥部捐资办公室刚成立,半屏一位建筑行业的个体户邱安巨,就向工程捐了2000元,成了全县向五岛相连工程捐资第一人。

  远在上海办企业、家住小门山的洞头籍青年企业家郑生华、王月娥夫妇,专程从上海赶来,捐了30万,是向五岛连桥工程捐款最多的个人。洞头岛至三盘岛之间的摆渡工吴国平,两次向工程捐款。有人问,桥建成后,你可能没事做了,怎么还捐款?他说,我是开了几十年渡船,可桥建成,大家出门方便,我高兴,我可以放心去干别的事啊。

  元觉沙角村54岁的胡松玉老人,捐献了珍藏的两枚金戒指。双朴隔头村一位老大妈,步行6公里到县里的市场卖鸡蛋,作为建桥的捐款。

  一位参加解放洞头战斗已经退伍的老兵,寄来200元捐款,还附了一首诗:“血流宝岛是我愿,不要为我查姓名。只等岛连陆地早建成,我带子孙汽车直达,再次回岛赏美景。”

  “勒紧裤腰带,造福下一代,”是当时很流行的口头语。那时机关干部的工资不高,但每人每年捐出一个月的基本工资,连续捐了3年;渔农民每人捐27元。从1998年至2000年的三年,全县干部群众为工程捐资近1000万元,相当于建状元大桥和窄门桥、浅门桥的投资。

  全县人民对工程的支持,还表现在政策处理上的顾全大局。工程建设涉及到一些村的集体土地、山林,一些群众的房屋、宅基地、坟墓、养殖网箱等等。据统计,整个工程涉及到的,在海上的有,渔用码头5座,网箱269只,羊栖菜280亩,蛏子180亩,张网作业462个单位。在陆地上的有:土地184.3亩(其中林地56.2亩),房屋12幢2058平方,宅基地660平方,紫菜育苗房667平方,晒场、小仓库等10058平方,坟墓462穴。这些数字,是原人大副主任吴在思提供的,他在工程指挥部负责政策处理,前前后后近10年。这么大量的生产生活设施,群众自愿拆除,工程指挥部低标准补偿;而集体的土地、山林则不补偿,作为对建桥的贡献。在霓屿,迁一座坟补1000元,可群众再建需1200元,他们说,“这是为了造桥铺路,我们自己出一点,没关系!”在元觉,征到的自留地只赔青苗费,群众不计较,说是,没有路走多苦啊,为了子孙后代,我们应该的。这种舍弃小家顾大家的精神,多么值得敬佩,多么需要继续发扬!

  这个德政工程,还得到省市领导、省市属部门、温州市各兄弟县的大力支持。省市领导,张德江、蒋巨峰等多次上岛视察,下工地慰问,并在经费上给了有力的支持。省交通厅长三次来洞头,肯定了这一工程,建桥五年,省交通厅给洞头的款项,超过千万元。市属许多部门和温州的兄弟县,包括当时经济欠发达的县,也从自己有限的经费中挤出一部分援助我县,其情其意,尤为珍贵。

  五岛连桥的成功,给了我们很多启示。

  我们说要激发五岛连桥的创业精神,这精神,就是全县干部群众艰苦奋斗,自力更生、敢于创新,“小县办大事”的精神。她还蕴涵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领导干部贴民心、善谋划、敢担当的服务意识。二是广大干部群众眼前利益服从长远利益、个人利益服从全县利益的大局意识。三是工程指挥者、管理者、实施者、建设者科学严谨的工作态度和奉献精神。

  洞头五岛连桥工程竣工已经12年,半岛工程通车也已8年。时光流逝,可是广大群众没有忘记这一凝聚全县人民意志的重大工程,没有忘记为这一工程作出贡献的历任县委县府领导,以及具体的实施者。这也正印证一句古话:“政声人去后,民意闲谈时”。

  当前,全县正在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让我们在“践行中国梦,共筑新区梦”的实践中,宣传五岛连桥精神,弘扬五岛连桥精神,把美丽的家乡建设得更好。

关键词:

编辑: 钱飞琴

洞头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凡本网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洞头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,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洞头新闻网",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洞头新闻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致电,联系电话:0577-63430005